美麗小田原城日本古代名城賞 

untitled.bmp 

位於神奈川縣小田原市小田原城

豐臣秀吉於天正十四(1586)年,以太政大臣的名義,發佈了《關東·奧兩國惣無事令》,即命令以關東的北條、奧州的伊達和羽州的最上爲首的東方各諸侯,不得隨意開戰,侵攻他人領土。

秀吉當時正準備九州出陣,所以對於東方,暫且使用威嚇戰略。可笑北條氏政以爲天下六分之一的領土已在手中,又有堅不可摧的小田原城,與德川、伊達的聯盟牢不可破,竟然把秀吉的警告當成耳邊風。就在這種形勢下,天正十五(1587)年十二月三日,“名胡桃城奪取事件”發生了。

氏康三子氏邦,時爲武藏缽形城主,其家臣豬俁範直奇襲名胡桃,真田方守將鈴木重則城破後自刃。這一事件,成爲秀吉小田原出陣的直接藉口。兩年後的十二月十日,西征歸來的秀吉,在聚樂第大會德川家康、前田利家、上杉景勝等諸將,召開東征軍事會議。會議的結果如下:

1.伊賀以東的東海道諸將,包括近江、美濃之兵爲主力,沿東海而上,先陣:德川家康。
2.中國、四國諸侯,包括紀伊、伊勢的水軍,沿東海道海岸指向伊豆、相模。
3.越後、信濃之兵,從東山道,經上野、武藏南下,稱爲“北陸支隊”,大將:前田利家、上杉景勝。
4.天正十八年二月一日到三月一日爲出陣日期。
5.以長束正家爲兵糧奉行,準備軍糧二十萬石,並用黃金兩萬枚從伊勢、尾張、三河、遠江、駿河諸國收購糧草隨時補充。

聯軍兵力統計爲:德川先陣三萬人,延東海道而上的秀吉本隊十四萬,水軍一萬,北陸支隊三萬五千,另外東海道諸城守軍一萬餘——總兵力,二十二萬!


【小田原會議】
  二十二萬之衆,對外號稱三十萬,這是戰國百餘年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強大軍勢。其實以豐臣秀吉當時的實力,三分日本有其二,根本不用動員半數兵力就可以平定關東。但是一來秀吉習慣以強大軍勢或者驚人謀略不戰而屈人之兵,二來也要向天下人顯示自己如神一般的威嚴。可惜,俏眉眼做給瞎子看,北條氏政根本不是那種有頭腦、有眼光的人(如果氏康在,肯定比家康都要早地降伏豐臣氏)。

當然,終歸也有知情識趣的人存在。秀吉所以叫與北條氏有姻親關係的德川家康爲先陣,正是想試家康之心。翌年的正月三日,家康主動把第三子長丸送到了大阪。秀吉心花怒放,立刻親自給長丸舉辦了元服儀式,並賜一個“秀”字——這就是後來的德川幕府二代將軍秀忠。

第二個善看風色的,是才剛攻滅蘆名,統一南奧的伊達政宗。天正十八年三月小田原出陣,四月籠城戰開始,六月政宗即南下參陣,覲見秀吉。

         伊達政宗覲見秀吉  戰國無雙動畫  蠻符合史實

 



那麽,防守方的北條氏政究竟是怎麽打算的呢?北條側氏政、氏直父子領國總動員,得兵三萬五千,再加上友軍兩萬餘,總兵力也達到了五萬六千。如果純從數位方面考慮的話,用五萬重兵防護堅城,沒有三五十萬兵馬確實難以攻克。然而,天下大勢已經完全變更,軍隊的編組也與戰國時代有了很大不同。

這裏要提到“小田原會議”,本來這種每月兩回的重臣評定,是北條氏獨創的先進會議制度,然而這一名詞,後世卻成爲“久拖不決的會議”之代名詞。因應秀吉來攻的重要評定主要有三次:第一次,天正十六年五月,商討臣從還是敵對的問題;第二次,天正十八年正月,商討籠城還是出陣的問題;第三次,天正十八年六月,商討降伏還是決戰的問題。

第二次評定的時候,主張籠城的,乃是重臣松田憲秀,主張全軍出擊,在箱根天險迎擊秀吉的,乃是缽形城主、一門衆北條氏邦。雙方各執己間,相對侃侃而談,長久不能達成決議。最後還是氏政親自出面,以先父氏康當初兩度籠城,上杉、武田先後來攻,均鎩羽而去爲理由,敲定了籠城的方略。

把擁有二十二萬軍勢的豐臣秀吉,和頂多可以動員兩三萬人的上杉謙信、武田信玄相比,氏政的頭腦真是僵化到了極點!

二月七日,德川家康以本多忠勝、榊原康政、井伊直政爲先鋒,拉開了小田原合戰的序幕……

  小田原之陣的勝負是顯而易見的。除去兵數不談,雙方的兵質就有很大差別。北條家依舊使用戰國時代兵農不分離的政策,所謂的五萬六千兵馬,是盡數搜集領內十五歲到七十歲之男子,免除部分勞役和年貢的結果。而秀吉的部隊,則兵農分離,正從臨時義務兵向職業兵轉變中。用五萬民兵對抗二十萬職業軍人,其結果可想而知。

提到兵農分離,就必須談一下上市不久的PS《天下統一》。所有戰國遊戲中,惟有此款真正體現了養兵制度的這種劃時代革新。在“動員”指令下面,有兩個分指令“兵農分離”和“鄉士制度”。如果選擇前一個指令,你的“動員率”就會提高,相對應的徵兵費用和士兵士氣也大幅度攀升。選擇“鄉士制度”,則“動員率”、徵兵費用和士兵士氣都會降低。而士氣在這款參數簡單明確的遊戲中,直接等同於戰鬥力。


【進攻!山中和韭山】
  天正十八(1590)年三月一日,豐臣秀吉親率三萬兩千直屬部隊出陣,十九日到達駿府。當時,德川家康已經在伊豆、駿河國境上的長久保城紮下本陣,翌日即趕到駿府,與秀吉共商進攻方略。二十七日,秀吉進入沼津的三枚橋城,翌二十八日,與家康一起來到北條氏的前線陣地山中城附近視察。視察後交換的結果,是從二十九日開始,向山中城和附近的韭山城發起第一輪攻擊。

  北條氏政、氏直父子,一直致力於把整個關東整合成獨立於中央政權的“關八州國家”,因此因應新的強力中央政權之誕生,很早以前就開始加緊軍事準備。天正十五(1587)年,秀吉九州平定,北條氏理所當然地認識到,下一步必是“關東平定戰”。當年,即以“京勢陣用意”爲名,徵發領內各寺社的鐵鍾,改鑄爲用作城守的大炮。

  同時,加修各支城的城防工事,尤其在東海道必經之路的箱根天險附近,構築了足柄、山中、韭山三城,作爲第一道防線。

三月二十九日的山中城之戰,揭開了後北條氏滅亡的序幕。

【小田原之陣】
  山中城守將,乃是北條氏重臣松田康長。當時,玉繩城主北條氏勝,小田原旗本衆間宮康俊、朝倉景澄等亦入城增援,總兵力約四千到五千人。

  而攻城方則由豐臣秀次爲大將,秀次自身兵力就有一萬九千強,其下中村一氏、山內一豐、田中吉政、堀尾吉晴、一柳直末等,總兵員據《毛利家文書·山中城取卷人數書》統計,達到六萬七千八百!

  山中城乃是依據箱根天險築就的險峻山城,是北條氏引以爲傲的堅固要塞。但是面對十倍以上的強大敵勢,僅僅數個小時的激戰就被攻克了。根據參與此戰的渡邊勘兵衛之《渡邊水庵覺書》殘卷記載,攻方先陣中村一氏首先從岱崎出丸攻入,轉向東丸,最後攻陷城將松田的大本營西之丸。

  在進攻山中城的同時,秀吉命令織田信雄、細川忠興、蒲生氏鄉、蜂須賀家政、福島正則等統軍四萬四千,進攻韭山城。韭山乃是平山城,由北條氏規三千六百軍把守。從三月二十九日到六月二十四日,此城一直被重重包圍,成爲整體棋局上一枚被看牢的死子。

  一邊包圍韭山城,一邊秀吉親驅大軍,於四月一日進入箱根山區,三日就來到了小田原城下。小田原,是廣五裏的大城,塹廣壕深,石壘堅固,外城上全部佈置了戰鬥力最強的北條一族重臣。秀吉甫見之下,亦讚歎不已,認識到長期包圍戰是不可避免的了。

  爲了做好長期戰的準備,秀吉在小田原東南方修築了石垣山城,作爲本陣。史稱石垣山一夜城,但家康的家臣松平家忠在日記中卻記載,從圍城之日起,直到六月二十六日,此城才最後完工。

  秀吉把愛妾澱姬也接到了石垣山城,並且打破慣例,允許諸大名的妻妾隨陣。在長時間無聊的圍城戰中,或者召太夫、觀幸若,或者置酒宴、開茶會,日子過得倒十分悠閒。

  城中的北條氏一樣悠哉遊哉,用圍棋、將棋、雙六等博戲來打發日子。氏政聲稱城內軍民都已經貯備了足夠兩三年的糧草,氣焰囂張,只等西軍乏食自退。


【大掃蕩】
  豐臣秀吉可不是個只會耐心等待勝機的人,他在包圍小田原的同時,分遣各部隊,開始掃蕩原北條領的每一座城池。首先,三月二十八日,前田利家和上杉景勝統帥“北陸支隊”三萬五千大軍,沿東山道而下,翻越碓冰嶺,包圍了北條氏重臣大道寺政繁守備的松井田城。四月二十日城落,打開了上野的門戶。從此,上州的北條支城次第陷落,“北陸支隊”直撲武藏。

  此時,秀吉又派出木村吉清、淺野長政等部,以及家康的部分兵力,前往策應前田和上杉。繼上州陷落以後,武州和上下總也逐步落入秀吉的掌握。

  四月二十七日,江戶開城;五月初,前田、上杉軍攻降河越和松山,五月十九日再包圍岩付,在淺野、木村、本多(忠勝)、鳥居(元忠)、平岩(親吉)等軍的支援下,二十二日將其攻克。

  武藏缽形城主,爲主張出擊野戰的北條氏邦。在強大的攻勢下,六月十四日,氏邦開城向前田利家投降。到此爲止,北條殘餘的支城,只剩下八王子和忍城了。六月二十三日未明,前田、上杉軍乘霧猛攻山城八王子,將其攻陷。

  忍城,由成田氏長的某家臣守護,城周都是沼澤地,攻方難以佈置攻城器械。六月五日攻城開始,秀吉命令石田三成和長束正家前往負責築壩,準備水攻。但是由於種種原因,堤防突然崩潰,反而損傷了己方許多兵馬,忍城這才得以幸存,直到小田原的降服。工程失敗,原因是多方面的,由此可見石田三成的軍事能力真的不強,不過如果因此就嘲笑三成毫不知兵,又未免過分了一點。


【關東的夕陽落日】
  領內支城次第陷落,小田原城內的士氣爲之糜沮,北條氏政和氏直父子也不再敢過於囂張了。然後,發生了兩件事,促使北條勢終於全面崩潰。

  第一,是六月二十四日,北條氏規再也支援不下去了,以韭山歸降秀吉。第二,此後不久,小田原城內的老臣筆頭松田憲秀被發覺乃是秀吉內應。城內人心惶惶,已不復昔日驕蠻景象。

  北條氏規離開韭山以後,直接回到小田原城,勸說氏直投降。後世部分學者認爲,這著棋乃是德川家康的功勞。家康和氏規曾經同在今川家做人質,交情非常不錯。經過徹夜長談,氏直被說服了。

  七月五日,氏直弟氏房出城來到豐臣方大將瀧川雄利陣中,要求以切腹來換取城兵尤其是兄長氏直的性命。秀吉聞報後,答應了他的請求,但要求北條氏政、氏照兄弟,以及二人的老臣大道寺政繁、松田憲秀四人剖腹謝罪。

  秀吉的理由是,氏政兄弟是頑強的主戰派,絕對不可饒恕,而氏直作爲家康的女婿,則流放高野山完事。就這樣,早雲以來稱霸關東近百年的小田原北條氏,到第五代,終於滅亡了。

  七月六日,家康軍進入小田原城,次日,籠城兵全部出城來到家康陣所接受收容。十日,氏政和氏照也來到家康本陣,並於第二日,於城下醫師田村安棲家中切腹。

  豐臣秀吉終於拿下了這所謂的天下第一堅城小田原,此戰不但使他基本統一了關東地區,而且因爲伊達政宗、最上義光等諸多東北地區大名的參陣和表示服從,他實際上,已經統一了整個日本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愛" 義理 "謀略 "毘沙門堂

scott520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